| 快捷翻頁 ← → 鍵
小說騎士 > 玄幻奇幻 > 明之野望 > 第十七章 兵亂
  聽到屋外清楚急迫的聲音,李野心中咯噔一下,一種不詳的預感迫上心頭。

  虛風子率先出門,李野三人隨即跟上,一開門就看到清風出現在門邊,一臉的焦急,在他的身邊還站著一個驚慌失措的男孩,卻正是李野的二哥李永行。

  “亂兵入村了”、“爹娘、三叔、四叔、三嬸、四嬸、爺爺奶奶,還有村里人都死了。”、“全部都死了”

  驚慌的李永行說話完全失去了條理,斷斷續續的,不過李野聽后卻是腦子一片空白,似乎瞬間失去了靈魂一般,一時有些恍惚,僅僅只有李永行的那句“死了,都死了”在腦海回響。

  不過隨即就回過神來,同時安慰自己,他們不過是這具身體的親戚而已,自己赤脫脫來到這個世界,無牽無掛,不用這么大反應。

  “別急,慢慢說,到底發生了什么?說清楚些。”

  在李野失神時,虛風子率先反應過來,立刻拉住李永行的手,一道氣流順著手臂流入李永行身體,慌亂的李永行漸漸平靜下來。

  “今天和昨天一樣,我們一家人去田里,遠遠見有一艘船順江而上,剛開始我們還沒注意,后來聽到遠處田間張大叔的慘叫,就發現從船上上來的是一群穿著盔甲的兵丁,他們見人就殺,祖父見勢不妙,就讓我們逃到村里去,回到村里祖父又讓我上山來找野哥兒,讓我們去報官。”

  李永行說話間還是有些語不搭調,不過卻已經平靜了許多。

  “還來得及!”聽完李永行的話,李野回過神來,心頭一琢磨,青牛觀離村子不過四五里路,走路也就三四十分鐘。

  “老頭,我們走!”李野不由分說,轉身就朝著馬厥的方向跑去,至于自己去了有沒有用,有什么用,他卻是無暇考慮。

  “等……”虛風子剛想攔住李野,不過卻看到他隱隱發紅的眼眶,另外一個等字也沒說得出口。

  他本是想說李永行也說不清楚到底來了多少兵,自己一群人能否應付,不過隨即又想到,既然那些兵丁從船上下來,應該沒馬,有也應該不會太多,即便有大群兵丁,自己幾人要跑,應該是沒有多大問題的。

  思量至此,也跟著來到馬厥,青牛觀一共有四匹馬,其中一匹本就是虛風子的坐騎,另外三匹則是三人上山后趙大財主送來的。

  看著李野不管不顧打馬而出,虛風子安排剩下幾人趕緊去找趙大地主,讓趙大地主帶著他們去府城報信,并在城里避避風頭,畢竟順慶府城可是有著一個衛近五百人的駐軍。

  吩咐完小胖子徐立軒幾人后,虛風子打馬也出了觀門,追上了前面的李野。

  兩人行得匆忙,眨眼便到了村頭,一入村,李野眼睛變得血紅,一股熱浪從心頭驀的升起,直沖腦門。

  村里人此時都聚集在村子里一片空地上,張護院和七八個護衛帶著村里的青壯手持各種充著臨時武器的農具警惕地巡視著四周,而在人群中橫七豎八倒著十多具尸體,整個村子都響徹著婦人的痛哭聲。

  李野下馬就沖到母親張氏身邊,看著躺在她懷中的老爹李德sheng,此時的他人事不省,滿身血污,特別是左手,手掌至手肘處已是空空蕩蕩,似被一刀斬斷。

  此時手臂雖然已經被簡單地包扎,暫時止住了血,但不時滲透出來的血還是染紅了整塊包裹的粗布。

  “爹,娘。”李野在張氏和李德sheng的面前直接就跪了下來,眼中已經蓄滿淚水。

  虛風子也來到了李德sheng身旁,拿起他的右手把了把脈,又掏出一瓶金瘡藥,解開包裹的傷口倒在上面然后迅速包扎好,這才安慰李野道,

  “放心,他只是失血過多,只要處理好傷口,并無生命危險。”

  “道長,我知道你醫術高明,救救我丈夫吧。”這時李野四嬸孫
加入書簽
投推薦票
湖北11选五任选一基本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