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頁 ← → 鍵
小說騎士 > 玄幻奇幻 > 驚神時代 > 第二十二章:關于過往
  鼠王的兩只爪子上燃起了兩團綠光,而后朝著唐紙射出,唐紙的眼前忽然間恍惚,磅礴的綠光籠罩了自己,只覺得整片世界都只剩下了綠色。

  綠光不知道過了多久才消散開來,等到他再回過神來,他發現自己已經處在一處狹窄但是金光閃閃的甬道,好像氣球一樣懸浮在半空,周圍唯有鼠王和黑暗堅硬冰冷的甬道壁,而剛才那些嚷嚷著要殺死自己的妖鼠,都已消失不見。

  唐紙凝望著鼠王寬闊的背影,心中有股極度的不安的感覺,這片黑暗的隧道中,如此近的距離,鼠王要是要在這里了結自己,那么他根本沒有任何的招架之力。

  誰知鼠王沒有立即出手,龐大的身軀朝著前方走去,一根無形的繩索似乎連接在了他們兩人身上,伴隨著鼠王的移動,拖拽著一動不能動的唐紙跟著前進。

  “你今年多少歲?”鼠王聲音平緩,肥碩而龐大的身軀行走著,還帶著一點輕微的氣喘,恍惚間讓唐紙產生出來自己不是面對的一只妖鼠,而是面對的自己爺爺的錯覺。

  唐糖對爺爺一無所知,因為爺爺在唐紙四歲那年便過世了,那時候母親都還沒有懷上家里那個可愛的小家伙。在那個記憶不過剛剛形成的年紀,唐紙對爺爺的記憶也相當稀少,但記憶中的爺爺也是那么的慈祥。

  把慈祥一詞用在一只妖的頭上顯得似乎有些不合時宜,但是大叔教給他的第一個知識就是,不要用種族來區分善惡,除了神明,沒有絕對的善類。

  “十六歲。”

  “十六歲。”鼠王笑了笑,“十六歲可真是小呢。”

  鼠王微微回頭看了他一眼,又轉回了腦袋,“你知道我多少歲么?”

  唐紙發現自己的脖子可以動,搖了搖頭,但是此刻鼠王是背對自己的,看不到自己的動作,所以他又補充道:“不知道。”

  “我三百多歲了。”鼠王嘆息一聲,滄桑沙啞的聲音似乎極度悠遠,“已經很老很老了。”

  “三百多歲……”唐紙驚詫不已。

  “你也看到了,它們都叫我大王,我是這片區域的鼠王,不過你不要以為我就是妖鼠王,妖鼠一族和絕大多數的妖族分支一樣,早已經分崩離析,妖鼠一族早沒有了妖鼠王的概念,我只是妖鼠王大人的孫子,它老人家在七百年前已經去世了。我是承接的,是我父親的班,我在這邊,已經統治了這些家伙快三百年了。”

  “妖鼠王?”唐紙對于這個詞匯略感陌生,雖然現在各種媒介層出不窮,各種形式的節目也層出不窮,關于五千年那場人類開天之戰的電視劇和電影也拍了不少,但是唐紙其實沒有真正意義上去了解過那段歷史,知道的內容也為吉光片羽。

  “統治整個分支的才被稱為妖王,例如妖王魔鵬,他統治的便是整個妖翼族。”鼠王慢條斯理地解釋,“這樣你能理解了么?”

  唐紙這才恍然大悟,魔鵬他就不可能不知道了,這位妖王經歷了五千年前的戰爭,是為數不多的至今在世,并且依然對人類造成著巨大威脅的妖王,在東部沿海一帶,偶爾還會出現他現身的傳言,而且每一次他現身,都會對人類的城邦一番血洗。

  七年前三大神宗八大武宗中位列東境的靈山劍宗曾奉陛下之命,組成隊伍出海尋找試圖鏟除它,但是并沒有找到他的身影,磅礴艦隊,最終因為尋不到敵人身影而鎩羽而歸。

  唐紙的心情變得古怪起來,人類與妖、魔、魂等可以說是勢不兩立的狀態,但是幾千年的時代變遷,也讓種族關系在保持敵對的基礎,又有了一些微妙的體現,此刻和一位妖族的高貴存在談論到這樣尖銳的話題,顯得很是莫名其妙和古怪。

  剛才那些妖鼠高層對自己喊打喊殺,那么這位妖鼠王,現在到底是要干嘛?

  “妖族族類繁多,只是我們鼠族,就
加入書簽
投推薦票
湖北11选五任选一基本走势图